1905电影网>影视评论

        许鞍华《第一炉香》威尼斯首映 口碑竟远超预期!

        时间:2020.09.09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九歌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许鞍华新作《第一炉香》亮相第7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。这部作品从官宣到预告发布,每一步都备受争议。有对许鞍华导演的期待,有对张爱玲原著的爱护。 


        那么,《第一炉香》到底如何呢?小电君在威尼斯前方的小伙伴带来第一手观影报告~


        尽管威尼斯电影节已经赛程过半,但是佳片寥寥。对于中国媒体来说,高潮在许鞍华抵达水城的那一刻才真正开始。


        今次的水城之旅,对于许鞍华来说是一趟荣耀之旅。一方面,她作为历史上首个女导演获得了威尼斯的终身成就特别金狮奖;再者,她将带着自己的最新作品《第一炉香》登陆非竞赛特别展映单元。


        这部《第一炉香》改编自张爱玲作家生涯发表的第一部同名中篇小说,从立项阶段就备受“张迷”瞩目。



        这已经不是许鞍华第一次改编张爱玲的作品了,1984年她操刀《倾城之恋》,1997年完成《半生缘》


        同为女性创作者,许鞍华和张爱玲都对香港这座城市有着深深的眷恋;或许正因为如此,许鞍华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张爱玲的作品,讲述民国乱世中的一段段爱情故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电影《半生缘》


        但是改编张爱玲的作品绝非易事,可谓电影界的一道难题。敢试水的导演,没有一个不是大师级别。


        李安《色·戒》被认为完成度和还原度首屈一指,拍完他简直累掉了半条命;



        侯孝贤《海上花》改编自张爱玲翻译的作品,形神兼备地复刻了张爱玲文字中的生活况味,在叙事上则没有那么大的压力;



        关锦鹏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风情万种,却有一种电影性屈服于文学性的痴气,只能算亦步亦趋之作。


        相比较而言,敢第三度改编张爱玲的许鞍华可谓胆子极大——但是她的改编也是被诟病最多的,评分最低的。


        这恐怕也和许鞍华的独特个性有关。从影像风格上,没有固定拍摄班底的她似乎总结不出极具个人特色的风格,甚至常被人批评,许鞍华的电影太不够电影了。


        电影《半生缘》


        但是电影的核心来看,许鞍华的作者性不能更强了:她所有的电影都关于中国香港,不是发生在香港本土,就是香港人的故事,或者是和历史有所连接。


        这种紧紧依赖于香港历史、完全贯彻香港精神的电影,成为了许鞍华真正的标签。


        不管是原创的故事,还是别人的故事,她拿来拍摄,最后都会变成中国香港本土的故事。比如《半生缘》这个发生在上海的爱情悲剧,在原著中充满了沪上独有的海派风情。



        可是在许鞍华的导筒之下,人们几乎难以辨认这个故事所发生的城市,也看不出主角的出身,个人的命运被从巨大浩瀚的时代历史背景下剥离出来,几乎悬浮地发生在一个困苦的市井宇宙之中。


        张爱玲作品中那种苍凉的宿命感几不可寻,许鞍华展现出一种对外界的漠然;角色的漂泊、无依和认命才让人依稀辨认出似是港人手笔。


        不过说起自己改编张爱玲的经历,一向说话耿直的许鞍华对自己曾经的失败毫不遮掩。她在《第一炉香》的映后新闻发布会上说,八十年代自己拍《倾城之恋》,几乎完全没有理解人物陷入爱情不同的目的和动机,所以拍得并不好。



        但是三四十年过去了,她又将挑战张爱玲的传世经典爱情故事。《第一炉香》可有进步?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第一炉香》前一百分钟,基本可以说是尊重原著的。


        出生上海的少女葛薇龙(马思纯饰演)在战乱年代,跟随全家来到香港避难;随后家道中落,几乎无法负担在香港的生活,书生脾气的的父亲咬牙决定回到上海过日子。但是葛薇龙心中另有打算,她找到生活富裕、却已经和父亲决裂的姑妈(俞飞鸿饰演),恳求对方收留、资助自己的学业。



        姑妈年轻时容貌出众,嫁给香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翁做妾,丧夫之后继承了巨额财产,成为了驰骋风月场的富贵闲人。她的老相好、商人司徒协(范伟饰演)看中了葛薇龙的美貌,姑妈明眼察觉,便应承下来照顾葛薇龙一事。


        姑妈家奢靡热闹的生活迅速腐化了葛薇龙,但在沉迷华服美食的同时,她没有忘记,寄人篱下、孤苦无依的她只有结婚,下半生的生活才能得到保障。她在唱诗班相中的高材生卢兆麟被手段老辣的姑妈横刀夺爱,负气委屈之时,她与花花公子乔琪乔(彭于晏饰演)相识。



        乔琪乔心无定性、胸无大志,来自富贵人家却是庶出,对家产和父亲的宠爱都不抱希望,只想通过情场上的胜利打发时间。尽管乔琪乔的妹妹周吉婕几番示警,纯真的葛薇龙还是经不住乔琪乔的几番逗弄,飞蛾扑火一般爱上了他。


        乔琪乔却潇洒表示,自己没有钱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结婚。而另一边,司徒协则不断向姑妈施压,对葛薇龙志在必得。姑妈多方斡旋,设计让这对年轻人迅速成婚。


        从此,葛薇龙再也没有了自由——她是爱情的奴隶,却已经不再奢求乔琪乔爱她,只盼着他还需要她,两个人就能多在一起一天。



        张爱玲原著小说的经典结局发生于圣诞节的夜晚,已婚的葛薇龙和乔琪乔逛街,看着街边妓女自认与她们没有区别,只不过别人卖身是生活所迫,她却是自愿,笑中带泪的这一句淡淡自白,像一把刀直戳葛薇龙悲剧的核心,让所有读者扼腕叹息,久久不能释怀——她低到尘埃里,却为爱情的幻觉、长厢厮守的表象开出一朵欢喜花来。


        但是在许鞍华这里,却不是故事的结束。她像一个弄堂里絮絮叨叨的说书人,要把这个故事的细枝末节都和观众掰扯清楚。


        在著名作家王安忆的协力编剧之下,电影版《第一炉香》用最后半小时详细叙述了葛薇龙和乔琪乔看似花团锦簇一双人,内里破败不堪的婚姻生活。



        两个人寄生在姑妈的屋檐下,吃穿不愁,却十分尴尬。第一炉香烧尽了,一地香灰,丑陋得让人不忍直视。


        乔琪乔这个没心没肺的“渣男”,在原著中轻盈风流的形象,被许鞍华的《第一炉香》彻底颠覆。影片不但细叙他的婚后无能不堪,对婚前他玩弄手段、夺取葛薇龙身心的场景也着力刻画。



        许鞍华完完全全地打破了张爱玲在小说中刻意的分寸感,距离感。而是用一种电视剧式、事无巨细的叙事方式拆解人物的每一步行动,将这部作品无限拉近现实主义——这是绝对不符合张爱玲审美的,却是许鞍华最擅长的。


        但琐碎、不顾姿态、放大镜一般的加法改编,对身份游离的无根之人充满兴趣的刨根问底,恰恰是一种浸满烟火气息的港式决策。


        许鞍华像一个执拗的人类学家,坚持对所有以爱情为名、以资本为媒的暴行详细追踪。


        就这样,张爱玲的《第一炉香》在许鞍华的港式宇宙里又成为了一段新的民国忆往,俗世悲爱,满纸鲜血,声声啼血,心甘情愿 。


        文/九歌